当前位置: 周富新闻 > 《光荣时代》文艺创作的人民性与时代之问

《光荣时代》文艺创作的人民性与时代之问

发布时间:2019-10-24 09:23:13 人气:1130

10月13日,《新中国70周年礼物剧》中唯一一部反特殊刑事侦查剧《光荣时代》播出。该剧开始时,强烈的情节、高悬念和高密度的节奏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与此同时,观众通过血腥的人物塑造和扎实的细节重雕很快被带入历史舞台,受到公众的高度赞赏。

《光荣时代》围绕着新中国成立前后消灭以郑朝阳为首的第一代公安这一特殊而艰巨的任务展开。人民公安的目标是“让特务没有士兵可派,只有人可利用,无处可逃”,它已经踏上了一段艰苦、足智多谋、勇敢的征途,对抗北平最大的破坏者国民党特务组织“桃园”。在这个过程中,许多熟悉的事件,如焚烧电车工厂和摧毁邪教“一官道”很少出现在屏幕上。甚至从未公之于众的刑事侦查案件也一个接一个地揭示了侦查过程,显示了早期公安的蓬勃而清晰的精神。

《光辉岁月》中的故事和人物依赖于真实的历史背景和原型。在文艺创作中,他们坚持表达人民,贴近人民的心灵,放射时代的光芒,回答时代的问题。

在《光辉岁月》中,观众看到的不是个人英雄,而是与人民关系密切、有强烈生命意识的个人。正如制片人马克所说,“他不能让一个生长在时代土壤中的角色飞起来,因为生活紧紧地拉着他。”作为第一代公安的代表,郑朝阳不是高高在上的合适人选。他有缺点,犹豫不决,有自己的个性。这出戏使用了许多有趣的细节来展示人物的个性。例如,当郑朝阳邀请老同学、从苏联回来的专家白玲吃饭时,她开了个玩笑,故意带她去吃老北京特色菜——臭豆腐、爆肚和豆汁。这种“忘恩负义”的行为给观众带来了笑声,拉近了角色和观众之间的距离。剧中其他人的公安人员,如憨厚鲁莽的郝平川,以及“小资产阶级”的白灵,也是个性十足的人物。看到事物,看到人,看到平凡事物的伟大是这部戏剧创作的一个重要特征。

《光荣时代》的信仰冲突围绕着郑朝阳和郑朝山兄弟在当今时代完全不同的选择展开。一个是维护社会稳定,保护人民公共安全,另一个是秘密潜伏的国民党间谍,意图反攻。一方面是坚定地相信作为一名共产主义者愿意为国家和人民奉献一切,另一方面是渴望稳定但正在摧毁稳定的犹豫不决。两个阵营之间矛盾的对比表现在两个最接近的人物的情感撕裂上,充满紧张和强烈的替代感。

人民是文学艺术创作的源泉。为人民创造、为人民说话、为人民说话是所有文艺工作者的根本任务。为了创作人民喜爱的作品,除了源于人民的作品之外,我们还应该挖掘人民所蕴含的力量。作品能否激发人的创造力,能否发掘人与人之间美好的人性和道德力量,能否消除人与人之间积累的负面能量,能否给人以希望和理想,这应该是检验作家和艺术家能力的重要标准之一,也是评判文学作品优劣的重要分水岭。

《光荣时代》不仅塑造了特殊历史背景下具有个性和勇气的人物形象,也展现了那个时代背景下共产党人强大的信仰力量。在回答时代问题时,它在创造人民的作品和利用人民的力量方面实现了有机统一。

“咱们警察是城市的捍卫者,也是城市清洁工。我们新的中国警察是为了老百姓而战,这是我们的责任”。这句雄辩的话不是人民公安喊的口号,而是深入人心的责任和使命。国民党残余势力在反抗和煽动黑社会时,毫不畏惧牺牲,坚决完成了解放全中国的历史使命。他们乐观纯洁的革命精神深深感染了新时代的观众。

《光荣时代》不仅是激情岁月的光荣和使命的记录,也是社会主义信仰的遗产。在新的历史分歧中,许多人民英雄仍在默默为中国梦的实现付出代价。他们是我们和平快乐生活的坚实后盾,对时代问题做出了最好的回答。

澳门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