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周富新闻 > 李友梅:辨识中国社会转型实践之实

李友梅:辨识中国社会转型实践之实

发布时间:2019-11-10 19:01:09 人气:4338

[·李由美:认清中国社会转型实践的现实]

上海大学李由美教授表示,新中国成立后,社会管理、社会建设、构建和谐社会、改革社会制度、创新社会治理等一系列以“社会”为主题的领域成为中国社会学家实践总结和理论思考的焦点。中国社会学在认知、分析和理论对话等诸多方面,在建构能够解释中国社会整合的实践经验和符合中国社会运行特点的理论方法方面取得了巨大的学术进步。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在中国社会学恢复重建后的40年里,仍然存在严重依赖西方话语的学术倾向,在解释中国社会快速转型中提出的复杂而深刻的问题时经常出现失语现象,这也导致社会学本土话语体系建设整体水平低下,学术理论原创能力薄弱。当前社会学中国化建设中的内在困难和张力要求我们不仅要回到中国现代化的历史语境和实践过程中,还要深刻理解中国社会学的认知偏差。我们需要摆脱西方话语的禁锢,超越西方化与非西方化的二元争论。我们需要从“差异”中看到“共性”,找到“特殊性”与“普遍性”的关系。此外,要把握多样化变革中“变化与不变性”的逻辑联系,创新兼具学术主体性和文化主体性的转型社会学理论范式。

光明日报节选

[袁银川:要办好民族复兴的接力赛,必须有“不改变主意和方式”的坚定信心

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袁银川指出,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坚持正确的道路。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充分证明,只有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华民族才能实现伟大复兴。这就要求我们不要忘记你们的首创精神,牢记我们的使命,不要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不要走换旗换旗的邪路,要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要以“坚持青山不放松”的坚韧和“不改变志向和方式”的坚定,一条接一条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全面深化改革的过程中,要改变什么和怎样改变,必须以是否符合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促进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和治理能力的总体目标来衡量。应该改变和能够改变的,必须坚决改变,不应该改变和不能改变的,决不能改变。在前进的道路上,我们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人民的主导地位,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全面贯彻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和基本战略,不断满足人民的美好生活愿望,不断创造新的历史成就。

人民日报摘录

[·赵建军:坚持底线思维,增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决心]

中央党校哲学系(国家行政学院)的赵建军教授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成为党和国家关注的重点问题。首先,要坚定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决心,需要充分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保持生态环境发展的底线。走向人与自然和谐的生态文明建设的核心是构建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其次,为了坚定地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决心,我们需要反思自己的价值观,保持社会发展的道德底线。作为自然实践的主体,人的实践行为和价值取向直接决定着能否构建一个人与自然、人与人和谐相处的良好发展环境。第三,坚定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决心,需要构建相关的法律和社会制度,保持实践的底线。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必须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体系,实行最严格的源头保护制度、损害赔偿制度、责任追究制度,完善环境治理和生态恢复制度等。,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提供良好的制度保障。

中国环境新闻节选

[·斯坦:产业发展的战略演进与理论创新]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时期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研究员斯坦认为,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产业发展战略和理论创新是在解决问题的不断创新、修正、再创新和再修正的循环中形成和发展的。第一,通过工业建设国家的长期战略。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把发展工业作为经济建设的重中之重。改革开放后,党和国家的工作中心转向了经济建设。通过采取一系列政策措施,经济活力大大增强,产业发展规划目标基本实现。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中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变为高质量发展阶段。目前正处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变增长动力的关键研究时期。建设现代经济体系是跨越国界的迫切要求,也是中国发展的战略目标。第二,一些行业和地区的主导发展战略。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经济发展非常落后,西方国家的封锁造成了许多瓶颈。在当时的国内外环境下,中央政府做出了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战略决策。重工业优先发展为中国工业化奠定了基础。改革开放后,我们在产业发展布局上也采取了倾斜发展的方式。我们建立了沿海经济特区,把工业发展的重点转移到基础雄厚的沿海地区,使一些地区先富起来。第三,创新促发展战略。科技创新是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新中国成立初期,我们吹响了走向科学的号角,初步建立了由政府领导和部署的科学技术体系。改革开放后,中国先后实施了“863计划”、“火炬计划”等一系列高科技研发项目。为调动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进行了一系列科研体制改革。科技实力随着经济的发展而增长,为中国综合国力的提高提供了重要支撑。中共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推动力,是建设现代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总之,创新驱动已成为决定中国发展前途和命运、增强中国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提高中国国际竞争力和国际地位的关键,意义重大。

摘自《经济日报》

[姚建健:CPPCC体现中国民主特色]

上海社会主义学院教授姚建健认为,CPPCC作为一个源于大陆的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制度设计,不仅是一个爱国统一战线组织,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它不仅是社会主义民主的实现形式,也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专门咨询机构。它不仅是中国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首先,CPPCC自成立以来,在中国政治生活中一直发挥着非常重要和特殊的政治作用。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爱国统一战线组织,团结民主是CPPCC的一贯主题。其次,作为推进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形式,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经过70年的发展,在实践协商民主制度中逐步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制度和工作方法,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第三,人民民主的真正意义在于通过协商找到全社会愿望和要求的最大共同点。协商民主赋予了CPPCC丰富而深刻的政治内涵。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CPPCC)制度的产生和发展体现了“协商民主”和“中国特色”两大特征。

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摘录

(Guangming.com记者贝利编辑)

安徽快三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投注 安徽快三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